当前位置:首页 > 详细内容>

八指头陀

时间:2016-03-14    来源:湖南法华寺   发布者:admin  

     寄禅法师1850年1月3日生于湖南湘潭县石潭镇银湖村(现在属于杨家桥镇)一个农民家庭。父名黄宣杏,母亲胡氏。他小时即易感伤。七岁时母亲亡故,十一岁时入私塾读书。十二岁父又死,因无衣食,为人放牛谋生。有一天,与群儿避雨村中,阅读唐诗中“少孤为客早”句,不觉泪下,私塾的老师周云帆问其原因,他回答无法读书。周云帆同情他的不幸遭遇,乃收留他在家,扫地煮饭,一有闲暇,就教他读书,并经常向人夸奖说:“这孩子忍苦耐劳,将来一定是有出息的。”不久,周云帆过世,在强烈的求知欲的驱使下,他又自动去替一个富豪子弟当书童。谁知主人不准他读书,苦差、打骂却经常接踵而至,“愿无五斗禄,宁折壮士腰?”他暗想,这种屈辱生活,必须改变!于是决心离开那,另行去学手艺。

 

    学艺期间,他又经常遭到主人残酷的鞭打,昏死数次。“一日见篱间白桃花为风雨摧败,不觉失声大哭,因概然动出尘想。”想起自己父母早亡,叹息人生如寄旅,人间犹如火宅,不可久住。终于在十八岁时投湘阴法华寺当了和尚。“孤苦无依,归命正觉,岂唯玩道,亦以资生。”

 

    他的出家,既非是为了好逸恶劳,又非科场仕途不通或情场失意,而是看到雨打桃花,感受到稚嫩娇艳的生命经受风雨的无情摧打,从而想到世间生命的苦迫。这正如当年释迦牟尼一样。佛祖到野外去游散,偶然看田间农民的农作情形,不觉引起无限的感慨,顿生悲悯之心。不忍贫农的饥渴劳瘠,不忍众生的自相残杀,不忍老死的逼迫。这些“世间大苦”深深剌痛了释尊的心,于是不忍再受王宫的福乐,为了探求解脱自我与众生苦难的大道,决意摆脱一切去出家。寄禅法师亦是由花及人,感到生之悲苦,遂生脱离红尘之愿。这种由自己身世所引发的对人生苦难的悲怀在诗人是感触颇深的,以致在他日后的诗中屡屡得以体现。他的“若使穷黎俱得所,男谁为盗女为娼?”由己及人,对在水深火热中苦苦挣扎的哀哀众生表示深深的同情。这种感情也是由他自己的生活经历所引发的。他出家以后,在衡阳仁瑞寺苦行五年,到浙江行脚十年,过着“树皮盖屋,仅避风雨,野蔬充肠,微接气息”的清苦生活。中年以后虽当了住持,但其持身和生活方式都是纯禅和子式的“破衲离披不问年”、“紫芋黄精饱我饥”,“破屋牵萝补”,衣食住行是非常简单的。

 

    由于他一直像穷困百姓一样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,故能对众生--劳苦大众表示深深的同情,他的思想感情亦能时刻与百姓相沟通,人虽出家,心犹在世,思忧于国,情怀于民。他在自己的诗中表达了自己的愿望:“我不愿成佛,亦不乐升天。欲为婆竭龙,力能障百川。晦气坐自息,罗刹何敢前!髻中牟尼珠,普雨粟与棉,大众尽温饱,俱登仁寿筵。”作为一佛子,他宁愿舍弃“成佛”、“升天”的最高成就与愿望而希图人民的温饱与长寿。从他的诗中可以感受到他对世间大苦的悲悯。这正如他在自己的诗中所表示出来的“我虽学佛未忘世”,“咏絮无心苦民族”的情怀。寄禅法师和一切高僧一样,未皈依佛门之前,实为性情中人,正因为对世间苦迫的不忍,所以才发起了寄身佛门的心愿,希冀从此远离红尘,摆脱世间种种欲望以及幻化无常的染着,求得自身的清净。正因为他先天中有这样一种根性,因此,即使在出家之后依然能冷眼热肠,注视着世间众生的苦难。深彻的慧照中,贯彻着同情的慈悲。所以才有他的诗句“尽有哀时泪未休”。谁说出家人只顾自身的寂灭与自了?他的慈悲情怀中永远和着悲天悯人的热泪。